Clelo

一个不知道 如何 与他人 建立良好关系 的 社交障碍患者

  dover
前脚刚踏上巴黎的土地  亚瑟就觉得安心.或许是因为凌晨清冷的空气.向前踏上一两步越过人海,他看见早就等待在那里的人们向家人或朋友接过漂洋过海的行李箱,敞开怀热烈的拥抱和亲吻.机场大厅里的暖橙色光线投在人们的脸上.这种安心的感觉再一次出现,毫无缘由.亚瑟站在距离大厅门口不远处的人堆里,他看见来接他的人.那人双手插进上衣口袋,抬头看屏幕里显示的时间或是冲人群里张望的动作反复交替.一如既往的随性打扮.亚瑟不打算先去打招呼.他突然有点期待那人看见自己后会是什么表情.而后就被这样的心思吓了一跳,烦躁羞耻的移开目光后却又说不清道不明.走神的空余没注意到对方正迈着潇洒步伐向他走来,还没做出反应的下一秒就被人紧紧抱住在怀里顺道胡乱揉了脑袋.“我猜你早就看见哥哥我了,亚…”还没等弗朗西斯调侃完.就被轻轻推开,怀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行李箱.“里面都是贵重物品,好好拿着啊胡子.”对于这样的冷遇,弗朗西斯不以为然,他觉得亚瑟性格里根深蒂固的执拗让他不习惯拥抱和亲吻,又或许是其他原因.但不管怎么样,弗朗西斯瞄了眼走在前面的人.他知道那个别扭的家伙现在一定又饿又困却又羞于启齿.算了,弗朗西斯想.他还有很多的时光陪在这位绅士的身边,来让他坦然接受自己.

当亚瑟•柯克兰回忆起多年前的感受.他是绝不会承认的,巴黎的空气,人们拥吻时身上的香水味儿,还有大厅里的暖橙色光线.其实都是弗朗西斯带给他的感受.温存和依赖,因此推开他也并不是讨厌而是不知所措.而是欢喜却又带着那傲慢的性子,不容自己展露心思.

评论